陆怀安

武当弟子教你养猫的正确打开方式④

◎武暗向◎
◎人物捏造部分OOC注意◎
祝各位食用愉快。

【第四章—变成猫也要坚强】

       屋子里只有一个人。
       床单上带着零星的痕迹,床脚处有一些被撕裂的布料,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淫秽的气味和迷药之香,从这些迹象不难看出这里经历了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只是,空气中还有一种香味。不同于他设下的迷药之香,也不是胭脂水粉的香气,这个香味,更像是………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兰香!

        蔡居诚微惊,眉头轻顰,快步走向那些破碎的衣物旁,很快便发现了一朵暗紫色的兰花,怪不得兰香如此之浓。以前曾听那些败家子弟说过,这种兰花嗜阴,就算是最好的花匠也难以大量培植,但唯独在暗香,即使无专人管理,紫兰也能生长得无比茂盛。这朵兰花还如此娇嫩新鲜,除了暗香弟子还能有谁?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三更了,更夫敲着锣,皎洁的月光透着纱窗照亮了屋子,巡逻的下人脚步声愈来愈近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时间紧迫,不容蔡居诚多想,他拾起那兰花,小心翼翼用布包好放进了兜里。再审视了一次屋子,确认无人后便迅速蹑手蹑脚地偷溜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倒不是怕那些下人会检查道士的房间,他们可没那个胆。但若是自己偷跑出来被梁妈发现了,不晓得又得吃多少苦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本来凭蔡居诚的武艺,这种程度的潜伏是完全不在话下,但被逼吃了梁妈的软骨散后,他的身体便弱的几乎与常人无异了。几乎是一躺下被窝,那下人就来透着窗户检查他的房间了,因太过匆忙,还有一大截袖子在被子里漏了出去,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。但那巡逻的人只是敷衍地往里瞄了一眼,便又打着哈欠离去了。 屏住呼吸的蔡居诚僵着身子耐心等待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秒、两秒、三秒、四秒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烦人的脚步声愈来愈小,直到听不见了,蔡居诚才缓缓从床上坐了起来,把身上的衣物褪下,换上了那柔软的私服。整理好衣物后,他把那朵兰花捧在手心上,透着隐隐约约的月光,端详了片刻。在月光下,兰花娇嫩的花瓣仿佛吹弹可破,精致的花纹清晰可见。他把花儿放在枕边,整个人钻回被窝里闭目冥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谋划了这么久,本打算用药引诱那破道士对玲珑坊的舞姬有非分之想,然后揭穿他的恶行让他名誉扫地!自己费尽心思演戏让那傻道士放下警惕,又要花功夫从梁妈那偷来迷药,忙活了这么久,啧,事与愿违,世事难料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要说不生气那肯定是假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若是与那破道士发生关系的是云梦或者华山的弟子还好,我还可以借此挑起事端,但可惜偏偏是个暗香弟子。暗香门下的弟子个个都精通易容术和暗术,以色诱敌的招数更是广大神通,谁会觉得光明磊落的道士会对别人下药呢?到时候恶名远扬的就定不是道士,而是那不知从哪来的暗香弟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据说,每个暗香弟子在入门后,宁宁师姐都会赏给他们一朵珍贵的兰花,这些兰花的花纹千奇百状,无一相同,每位弟子的花都是独一无二的,他们用特殊的技巧把这种花保留了下来,即使长时间离开了根和土壤,也依旧像刚摘下来那般娇嫩。弟子们一般会把自己的花制成头饰、项链、手链、耳坠等佩戴在身上,嗜花如命的他们几乎从不把花离开自己身边,若他们把花弄丢了,一般只有三种情况:
         赠予心上人、命丧黄泉,或者……被逐出门派之时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显然,那暗香弟子早已被灭了口。呵,好一个“光明磊落、正义凛然”的道士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思绪万千的蔡居诚思索着,不觉间便渐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窗外皎洁的月光被一片乌云掩盖,屋内逐渐暗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 ——————两个时辰前,道士的屋内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蜡烛的火焰被风吹动摇摆不定,投在墙上的光影也明暗不定。一名男子一袭黑衣蹲坐在地上整理鞋子,一绺碎发垂在俊美的脸庞边,胸前开口露出的白皙肌肤上的红色痕迹若隐若现,骨节分明的手指似乎使不上力气,微微颤抖着吃力地系上最后一颗扣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今日之事,若有第三个人知道……就算你是武当的人,我也绝不会心软。”暗香弟子用冷冰冰的声音说道,浑身都透着杀气。尽管半干半湿的夜行服紧贴在背上仍有些拘束,但暗香仍快速地站起身,不小心拉扯到伤处,肿胀的痛感再次传来不禁使他微微眯起了双眼,杀气更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武当弟子挣扎的双手被反捆住,眉骨处添了一道新伤痕,血迹未干的手臂还带着些淤青,松松垮垮的衣服半穿不穿地搭在身上。嘴被布死死堵住,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嗯哼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窗外那轮皎洁的明月又从乌云里出来了, 暗香弟子意味深长地再看了一眼地上之人后便走到窗边,吃力地纵身一跃翻过窗户,不料刚翻过窗户便有一道模糊的黑影从屋外疾速飞来,瞳孔惊地骤然放大,未料到会遭人袭击,反应过来后为时已晚,硬生生被打了个正怀,后背猛地撞在墙上砸出了凹陷,脆弱的骨骼发出了微弱的开裂声。一时间,明月似浮光幻影般黯晦消沉 ,眼前唯有无尽的黑暗,胃部感到一阵强烈的干呕,恍然若失间便逐渐失去了知觉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踏入门派那刻起,我便是兰花先生的人。我的一切,我的生命,都已经被人规划好。对刺客而言,情爱向来只是负担,为了任务春宵一刻后再杀人灭口也只是家常便饭。可这一次,自己并没有下杀手,也没有毒哑或是弄瞎对方,这可真是太奇怪了…………也许这也是自己第一次,没有按兰花先生的意愿做事。

  
      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意识终于逐渐恢复过来,昏厥前造成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,睁开眼睛似乎都变得无比艰难,听力和嗅觉变得十分迟钝,似乎就连思考都是一件很吃力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   迷迷糊糊的暗香弟子开始猜测自己到底身在何处。依稀感觉到四周很温暖,像是有一个小暖炉围在身边,这个地方……很让人安心,有一点熟悉,但又十分陌生。放任自己呆在一个不明的环境是及其不理智的行为,稍不留意便会丢了性命。但是这个地方实在是太舒服了,像云梦的汤池一样,一向绷紧的身子都不由得瘫软下来,关先生若是知道了大概会罚自己抄一百遍“人为鱼肉,我为刀俎”吧。

        自懂事以来便进了暗香,师姐们虽待自己很好,但关先生从不给别人抱我的机会,她说杀手不需要这些。一直以来都生活在阴暗潮湿寒冷的地方,如今这般的温暖还真是令人醉心。鬼迷心窍般贪婪地想要汲取更多温暖,感受到一只大手温柔地扶上自己的头,舒服地眯起了眼睛,发出了满意的呼噜声。
          呼噜声……?一时美梦破碎,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,有些慌乱地睁开双眸,入眼的是一片迷茫的白色。
         眨了几下眼睛,努力想要睁大双眼,眼前迷茫的白雾终于清晰起来。自己虽个子不高,但也绝不至于小到这种程度,不可置信地看向自己颤栗的左手,本应是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,映入眼帘的却是粉红色的肉垫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喵——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终于醒了吗!太好了,还有哪里不舒服吗?肚子饿吗,要不要吃点东西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喵——!喵喵喵?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自己从未如此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梦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武功尽失,内力全无,毫无生存能力,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的??快停下你那种慈母一样的怜爱眼神好吗!你这个愚蠢的木脑袋!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内心的崩溃说出口却只能变成可耻的猫叫声,最可气的是,对方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他的情绪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果然是肚子饿了吧,抱歉啊,我这就去给你准备猫乳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谁要喝那种奇怪的东西啊!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要自说自话好吗!!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谁来给我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啊!?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道士轻松地把奋力挣扎的他拎起放进了一个竹篮“在这里乖乖等我哟。”不大不小的篮子刚刚好遮挡住了幼猫小巧的身体,视线所及之处尽是篮筐的枝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喵——喵!喵—喵呜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用尽力气发出反抗的声音,但无人回应。用爪子狠狠地刮在篮子上,但也只是留下了几条浅浅的痕迹,未知的恐惧以及空腹感令自己无比焦躁,摇着尾巴不停地绕着篮子边徘徊,试图寻找一个缺口偷跑出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少侠,真巧啊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空气中传来一个熟悉且很欠揍的声音,冷不防地激得幼猫全身的毛发都竖了起来。一团白雾骤然出现,在空气中逐渐形成一个飘渺的人影。“喵!喵喵??喵呜——”(“是你?你又来干什么?”)幼猫眯起眼睛,身子向前倾,压低声音威胁地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,年轻人不要这么焦躁嘛,这副身躯明明这么可爱,老夫觉得还挺适合你的哈哈。”一缕幽魂般的白发老人抚了抚自己的大胡子,满面春风好不得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这个人听得懂自己说的话?   “喵——!嘶——”(“你也试试?”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——不要这么凶嘛,若不是老夫帮你一把,你现在早就命丧黄泉了。你以为那药只是普通的迷药?那道士是靠自己的内丹修炼,又把毒素全当成情欲释放了出来才躲过一劫。你自小就生活在嗜阴的暗香门派,本来体内积累的阴气就多,如今又被那道士如此这般,你能活下来就已经是个奇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喵喵!喵呜喵——”(“你怎么这么清楚?是你下的药——?”)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少侠可就是误会老夫了,这药绝不是老夫所设。只是……这药的确是老夫所制,当真是造化弄人啊哈哈。” 那老人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,不紧不慢地说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喵—— 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少侠,若遇到了对的人,就要把握好,可千万不要错过了,有缘再会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阵微风,那个飘渺的人影便化为一团白雾消散了,一时间四周寂静,只有窗外的树枝随风摇摆时发出的“唰唰”声。幼猫愣了愣,又只剩下他一个人,啊不对,一只猫了吗……有些不自在地蹲坐下来,用尾巴围住自己,猫耳也不自知地垂了下来,整只猫都是一副颓唐的模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武当弟子拿着猫乳回到房间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场景,心里顿生怜惜,上前把它抱起放在了怀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幼猫不为所动任由那道士折腾,这般安静反而令道士更加不安。“吃点东西吧,折腾了大半夜得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呜……”暗香弟子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,眼神黯淡蜷缩成一团,不想去看那臭道士的脸,也不愿去想自己昏迷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,身子像注满了铅一般的沉重,可怕的眩晕感又开始隐隐传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武当弟子把猫轻轻放在桌面上,把一个装满白色液体的碟子递到了它的面前。对于现在的暗香弟子而言,这是一碟令人窒息的诱惑。独特的醇香勾人心弦,待幼猫反应过来时,它已经整张脸都埋进碟里舔舐了起来,长长的猫须沾到了不少白色的东西,鼻子也没能躲过的添了几点白。唇齿间尽上这种独特的醇香,让人心情愉悦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风卷残云般的把一大碟猫奶都喝下了肚后,本能地舔起了猫掌,某个道士看到这可爱的一幕自然是没能忍住蠢蠢欲动的手,把幼猫搂在怀里又揉了一遍毛发,然后果不其然地又在手上添了好几道爪痕,真是痛并快乐着啊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其实呀,我觉得你挺像一个人的,暴脾气爱打人,但又可爱到犯规,让人舍不得去说教。可惜呀……那个人跑得太快了,快得连我都追不上,小家伙你不会跑掉的对不对。若不是师兄把你救了回来,你可早就死无全尸了,你是不知道师兄有多恐怖,我求了好久才把你接过来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武当弟子拖着下巴自认为感人肺腑地说到,当然只换来了幼猫的白眼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噢你可拉倒吧,说得好像那个像头狼一样把我摁在床上打的人不是你一样,说谎都不害臊的吗?我的伤口现在还疼呢,丢人,太丢人了!!果然臭道士没一个好东西,你们就是个衣—冠—禽—兽。这么过分回去一定要告诉兰花先生,以后天天往你们这劫镖,我看你还怎么嚣张——!

           虽然实际上,就算暗香弟子不告状,暗香的人也是三天两头地就往武当跑,今天钓个鱼,明天泡个澡,心情不好就去金顶跳个崖,劫不到镖也要跑。

        只是最近,暗香的人已经很久没有来武当闲逛了,没了那些蒙着面具的兰花,武当的守卫弟子们不禁感到一丝丝落魄——最近催不到债不能揍暗香出气了,不爽。

        过分,太过分了。

TBC.

写着写着就放飞自我欢脱了起来……
时间线大概就是:蔡居诚设计陷害道士——暗香中毒逃离被老人(黑影)捉住——道士去捉暗香无果返回武当——蔡居诚到房间不见人影——昏迷的暗香猫被武当的人偶然救下——道士收养了它

抱歉拖更了挺久的,为表歉意我决定继续拖更bushi(打死这个人!)
好啦开玩笑,我会继续努力更新的,然后顺便再悄咪咪地说一句,把暗香猫救回武当的是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嗯嗯师兄x

评论

热度(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