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怀安

气若兰兮长不改,心若兰兮终不移。

【暗香内销向】

●年下攻●
○第一人称注意○
清水向,所有车的部分已删除,可以放心食用。

希望大家食用愉快x


        兰花先生收留了一个来路不明的男孩子。
        这可是件稀奇事,大家都议论纷纷,毕竟兰花先生虽然会从各种地方带来各种各样的可怜女子,然后锻炼她们为暗香办事,但是极少会带男子回来,门派里的男弟子屈指可数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大多数弟子都是被兰花先生“捡”回来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 而我,是自愿拜入暗香得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不知为何,兰花先生把那孩子交付给了我。那孩子低着头被关先生牵着小手踉踉跄跄地走着,那孩子看上去不过十二三岁,微微地低着头,凌乱的长发遮住了大半张脸看不清面容,不合适的衣服松松垮垮地垂下,瘦小的身体仿佛随时都会像垂柳一样倒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云霞出海曙,梅柳渡江春。淑气催黄鸟,晴光转绿苹。则亦自喜,欲往云梦汤池沐浴。如此晴朗,不出则惜矣,毕竟此辄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向来不是什么磨蹭的人,直接走近一把抱起那瘦小的身躯,他身子一僵,全身警惕地绷紧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无意间与我对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是双极美的绿眸,清澈地如同挽兰湖的泉水,不带任何杂质的眼里尽是纯粹的纯洁,就像曾经年少的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一对上我的眸,便惊得像是触电般飞速移开视线,极不自然地别过头,两片薄薄的唇紧张地轻抿成一条线,小小的耳尖还带着一点可爱的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害羞了……?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路上,沉默无言,他也并不问我要带他去何处做何事,只是安安静静地躺在我的怀抱里一声不响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片刻,我们便飞到了云梦汤池。那些云梦弟子一见到我们便心领神会地准备出了一个单独的小隔间,我放下那孩子,把银两递给一位弟子后便拉着他走进了隔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把你的衣服脱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孩子一惊,眼神慌乱起来,不着痕地往后退了小半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把他的手钳住,不容分说地把他的衣服强硬地脱了下来,脆弱的布料撕拉一声便被自己扯开,小孩子稚嫩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,但随之的,还有那一道道数不尽的疤痕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不少伤还未痊愈,左一道右一道伤痕触目惊心。脸色骤然变黑,浑身的气压仿佛都降低了几十度,手指紧紧抓住对方颤抖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想要隐瞒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尽量声音柔和地对他说着,加大了手上的力度。他不安地想要挣脱开我,试图避开我的视线,但他却始终没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人为鱼肉,我为刀俎。我们从不自称是什么名门正派,但我们也绝不是什么恶人奸佞。兰花先生说过,一个好的杀手要学会爱惜羽毛,无谓的琐事只会耗费你的精气神却不会带来任何利益。在暗香,无人会害你,懂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强迫着他与自己对视,良久,他微微点了点头,我才松开了钳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还有,在外的时候,自己的脸一定要保护好,不然若是被什么心轨不正的人见到要娶你,我还得花时间去救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冷不淡地说着,把自己的衣物也褪了下来。云梦的汤池具有极强的疗伤作用,几乎所有暗香弟子在受伤后都会来云梦泡澡疗伤,有时候也会帮忙解决一下医闹问题,云梦掌门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把厚重闷热的围巾扯下,浑身赤裸暴露在空气中,朦胧的水雾把二人的身影笼罩住,缓缓走进了浴池,把整个人都泡在热水里,微微皱着的眉也疏散开来,舒适地微微眯起眼,发现师弟仍不知所措第站在池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云梦的汤池,可以疗伤,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马上进了浴池,小小的身子乖巧地蹲坐在我旁边,几乎整个人都泡进了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愈合着,我把他抱起放在两腿间,让他的后背紧贴在自己胸前的肌肤上。“别乱动,我给你输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团小小的温暖的光芒围绕在他身上,那些疤痕愈合的速度更快了,小师弟也从慌乱慢慢镇定下来,享受着这奇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清洗过后,我终于看清了那清秀的面容,不亚于女子的美丽,却又带着点男子的阳刚之气。这孩子若是长大了,必能得到不少姑娘的芳心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良久,他身上的伤终于全部愈合了,白皙的肌肤仿佛可以掐出水一般稚嫩,脸上一直带着的自卑神情也驱散了不少,取而代之的是孩子天真的面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可以了,以后受伤了就来这里,云梦的医术是江湖上最精湛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话音刚落,他突然转过身直视着我的脸,大胆地开口说道:“大哥哥,我看了你的脸,是不是要娶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,也是他后来说得最多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入门仪式没多久便举行了,那一天,他笑着对我说:“师兄,我什么时候可以娶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真是幼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过我也懒得去辩驳这奇怪的话了,便由着他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入门以后,做任何事都要跟着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做任务时他便乖乖地在远处打量着我,我病了他便第一时间赶来为我熬药,我饿了他会马上为我下厨,我若被人欺侮他定会加倍奉还,只要有他在,我的房间和衣物就从没有被其他弟子清洗过。怕是云梦最温柔的弟子也没有他这般贤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时我也会担心他太过温柔会做不好杀手,但他与生俱来的狩猎本能和天赋异禀的优势使得他进步非常快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仅入门一年便已能与许多师姐打成平手。据说他做任务时从不会失手,眼疾手快一招便刺中对方要害,几乎从不与对方纠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知不觉,已是五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知为何,那一次任务,他失手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当我赶到时他已经倒在血泊中将近昏厥,四周尽是模糊不清的血肉和腥臭的血腥味,心脏仿佛又一瞬停止了跳动,从未感到如此恐惧,那抹灿烂的笑容会永远只停留在记忆里吗?我不敢想,颤颤巍巍地小心翼翼把他抱起,央求云梦弟子救救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所幸,并未伤及要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卧病在床的那段日子,我昼夜不断地陪着他,学习去做自己不擅长的家务,和学姐们练习做饭,就像他为我做的那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师姐们私下都在议论纷纷,“冰山美人”怎变得如此温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师弟对那日之事绝口不提,依旧笑颜开朗地与我交谈,但我总能隐隐约约感觉到,他有什么事瞒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夜深,屋内静悄悄地,就连床上那人的呼吸声也一清二楚。皎洁的月光落在床头上,一盒精致的膏药放在床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师兄,今晚的月亮很美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本以为自己藏匿得天衣无缝,没想到还是被发现,只得从暗处现身,无奈地说:“你怎么发现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香味,师兄身上的香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在床边坐下,不置可否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,有心事。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师弟微微一笑,拿起我一缕乌发玩弄起来,    “师兄,我从来没见你笑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笑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的确,我许久没有笑过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没日没夜地杀戮麻痹了我的神经,我曾一度感到迷茫,直到这家伙的到来让我的生活多了点色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……很重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嗅了嗅我的发尾,把脸颊靠近我的后颈。“对,很重要。”他喷出的热气喷洒在我耳朵敏感的肌肤上,心跳仿佛骤然跳慢了半拍,耳尖瞬间沾染上赤红色,呼吸不自觉地加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师兄,我现在已经比你还要高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轻轻舔舐着我通红的耳尖,酥痒的感觉仿佛有一根羽毛在挠着我的心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窗外朦胧的月色也逐渐被云层盖住了,没了月光的照亮,屋内变得更暗,这使得那奇异的羞耻感更加强烈。但不知为何,我不想让他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用手扶上我的脸,有些冰凉的手指触在我发烫的脸上,我转过身与他对视,觉得喉咙有些发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个吻,轻轻地落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独特的幽兰香气诱人心扉,我不禁想要加深这个吻,主动地迎了上去,似是被对方察觉到,他用右手按住我的脑后,唇齿间尽是对方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令人心醉。

评论(5)
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