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怀安

幽兰自在灯火阑珊处【少暗向】
  
       内有一辆小破车(车在图片里)

      小短篇

      迟到的祝各位元宵节快乐

       本来是想玩不老魔女和她的孩子这个梗的,但写着写着突然就觉得好像就有点突不出那个感觉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吧x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 那年,他十五岁,那个人,七岁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他是暗香掌门救回的孤儿,自幼便天赋异禀,仅仅十五岁就已是暗香的精英弟子。
         他是少林里的小和尚,每天挑水扫地修炼念经,小小年纪便心怀天下,普渡众生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毫无瓜葛的二人,却因一次任务而阴差阳错地走到一起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会在小和尚打坐时隐身偷偷靠近抢走他的佛珠,然后仗着身高优势把佛珠高高举起,看着小和尚急红了脸跺着脚的样子露出一抹玩味的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会在小和尚被方丈惩罚时偷偷带他出去玩,去云梦泡汤池,去武当游金顶,去华山堆雪人,去暗香看花灯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会在小和尚把他围巾扯下来后迅速地把围巾重新带上,未多说一句便红着脸跑掉。多年以后,小和尚才晓得其中的含义,也知道了,自己是唯一见过他面孔还活着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会在小和尚被人欺负时偷偷地在黑夜里杀人灭口,然后第二日在小和尚斥责他身上血腥味太重时装作无事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知不觉,已是五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年,他二十岁,小和尚,十二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妒英才,他在修炼之时出现了意外,从那时起,他的武功再也无法修炼,随着修为停滞的,还有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不再去找小和尚了,那个暗香男弟子就这样不见了。像一缕烟雾消散了,没有人寻找到他的下落,年少轻狂的他不愿面对这残酷的事实,不知藏匿去了何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兰花先生几乎动用全门派和暗香在江湖上的所有眼线,但是,一无所获。再后来,暗香掌门也放弃了继续寻找他,人们都摇头叹息为这么好的人才感到可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有一人仍在坚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以前,小和尚不分日夜地修炼是为了变得更强大,让自己配得上那个天才;而现在,小和尚静心修炼,只是为了在多年后的某日,自己遇到那个人时,可以保护好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位暗香男弟子在江湖上名声远扬,不只是因为他的天赋异禀,更是因为他的仇家很多。他杀过很多人,也因此得罪过许多人,他是许多人的眼中钉、肉中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纸包不住火,他因意外再也无法修炼的事很快便被流传了出去,各大势力也因此蠢蠢欲动。孤身在外的他,必然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一年,他二十岁,那个人,二十二岁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十年光阴,和尚不再是小和尚,如今的他已是少林数一数二的精英。随着修为提高的,还有他的身高和样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挺的鼻梁,薄薄的嘴唇时常淡淡地抿成一条线,深邃的眸子被斗笠微微遮住,线条分明的五官刀刻般俊美,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那串佛珠,骨子里透出的高冷气息使得他整个人更加气质非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少江湖人士被他的气质和精湛的武艺吸引,纷纷拜倒在他的袈裟之下。他不乏追求者,但无论是面对那最风情万种的妖娆女子,还是面对最温文尔雅的清秀姑娘,他都只会面无表情地婉拒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因为,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株兰花。
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又是一年元宵节。
          夜色撩人,和尚架着一艘小船,缓缓地向深处游去。每到这个节日,暗香的弟子们便会放出成千上万的孔明灯,而这些美丽的花灯都会落在这片池子,明亮的火光照亮了整个池塘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灯火阑珊,小船静静地漂浮在水面上,花灯坠落在水面上荡起层层涟漪,万籁俱寂,只有那远方人群的音乐声和嘈杂声隐隐约约传来。每一声虫鸣,每一声蛙叫,都显得那么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物是人非,小池依旧;其物如故,其人不存。
歌与乐依存,月与灯依旧,只是今夕人不同,愁染袈裟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远之声愈响,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忽有蝴蝶左右环,似为兰香引,笑语盈盈暗香去。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臭和尚,我是来讨债的。”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噢?可是贫僧不记得欠过施主什么东西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暗香弟子轻巧地从花灯上跳到和尚面前,慢慢地把脸凑近。两人愈发靠近,和尚嗅到了那淡淡的兰花香,看到了那双梦寐以求的黑眸,终于,两片柔软的唇轻轻贴了上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双唇微启凝眸间,鼻息轻轻若幽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唇齿相依疑似梦,蝶落兰花似彩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待二人的唇分开时,暗香弟子的黑眸已有些湿润,微微发红的眼眶,眼里尽是说不出的沧桑和艰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臭和尚,想看了我的脸就不负责吗。 ”
      

评论(9)

热度(152)